主人,主人,听说你们遇到好玩的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8
  • 来源:玖玖热视频

  主人,主人,听说你们遇到好玩的事,为什么不带我去,我也好想去见识见识,开点眼界。」好可惜,没跟上。

  「你睡着了。」莹白小手拍拍摇头晃脑的小脑袋瓜子。

  「你可以叫醒我呀!我不睡觉也行。」麦子圆滚滚的眼珠机伶的转来转去,好似琉璃珠子,煞是可爱。

  曲款儿嫣然一笑百媚生,连小灵貂都迷醉了。

  「你需要充足的睡眠才能长大,以你如今的修为还差点火候。」太贪玩了,不肯好好的修炼,体形只能维持在七岁女童模样。

  「那我以后会变得和主人一样好看吗?」不用全部,一半就好,她要迷倒众生,成为美女。

  「很难。」各有缘分。

  「主人很坏,打击到我了。」麦子难过垂首。

  「天生丽质难自弃。」那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  她依稀记得当年那对夫妻的长相,她既不像父,也不肖母,一双眼尾上扬的丹凤眼与修行千年的狐狸精十分相似,可她很清楚自己不是仙狐,乃凡胎肉体,那她不凡的容貌是传自谁?难不成是隔代遗传?

  世事无绝对,也许曲款儿占据的躯体就是狐仙的后代也说不定,她出生的村子被灭村绝非偶然。

  「主人,我……」也会变成举世无双大美人。

  「滚开,麦子,你太多话了,不要老缠着我师姐,你是貂,不是人,快出去晒太阳,顺便叼几只田鼠回来当下酒菜。」小师姐又不是她的,老是霸着不放,太可恶了。

  一道非常粗暴的掌风直冲灵貂后颈而去,在靠近她瘦小躯体约三寸时,清风一拂,化开了危机。

  「出息了呀,石头,还下酒菜?屁大的孩子敢学人喝酒,自个儿去站木桩,没三个时辰不准下来。」既然这么活力充沛,她先把他磨得体力尽失,让他累得只想瘫了,不做他想。

  怕受罚的石磊哇啦哇啦的撇清。「我没喝,我没喝,是白师侄喝的,小师姐闻闻,我身上没有酒味。」

  背贴着墙的白不醒挪呀挪的进屋里,眼神飘移,故作来得晚、没听见屋内的人在说什么,很努力地想掩去他也在的痕迹。

  「修道之人少饮酒,体内沉痼太重气脉难通,别人修三年你得修十年。」当着石头的面,她说给别人听。

  似懂非懂的石磊听不出她的意有所指,两眼亮晶晶地道出新八卦。「小师姐,二师兄带了一个很黏人的女人会县府,她姿色颇佳,缠功一流,二师兄走到哪就跟到哪,缠得很紧,形影不离。」

  「重点呢?!」别人被缠,他兴奋个什么劲。

  「二师兄太不应该了,有了小师姐还妄想齐人之福,我们小师姐是何等人物,他既不仁,小师姐看清他的真面目趁早一刀两断,我们不要见一个爱一个的小人。」二师兄也有这一天,他的机会来了。「你去断?」曲款儿斜眸一睨。

  不知死活的石磊一听,双眼无比璀璨。「好!等小师姐和二师兄退婚后,小师姐等我五年,我会是世上最厉害的阴阳师,风光娶你过门。」

  找死。

  除了被空前希望冲昏头的当事人外,其余在场的都在心里浮现这两个字,为他默哀和叹息他的不自量力。

  与一肚子阴险不外露的宫仲秋一比,他太嫩了,人家动动手指头就能打倒他,果然应了那一句,无知者不惧。

  曲款儿把眉一抬,笑得无比娇艳。「石头。」

猜你喜欢

谁说的,青青帮妳去打他。二姊姊,青青最乖了是不是

谁说的,青青帮妳去打他。二姊姊,青青最乖了是不是,从不让娘亲伤心。”蒲青青很无邪的眨眨眼,将咬了一半的蛋饼吐出,塞入娘亲口里,咧着八颗小米牙,笑得好不开心。“是呀,青青最疼娘,

2020-03-07

风,是微凉地,带着乍暖还寒的春意。

风,是微凉地,带着乍暖还寒的春意。一名梳着双丫髻的纤弱少女倚着打开的格子窗,眉心暗颦地望着渐渐隐没的圆亮,一抹鱼肚白悄然由东边升起。晨光照亮屋前的四行菜地,白白的豌豆花已结出黄

2020-03-07

好呀,你喜欢就让给你,我们青青有一保险柜的钻戒

好呀,你喜欢就让给你,我们青青有一保险柜的钻戒、宝石项链什么的,不缺这一条,你慢慢挑,我们先走了。”一说完她拉著好友走人,不让她们再多说一句话。两人走后,周佳莉望著石宜青渐渐消

2020-03-07

季先生、季太太,到了。需要我帮你们把行李提上楼吗

季先生、季太太,到了。需要我帮你们把行李提上楼吗?”前头驾驶座的司机忽然出声,他将车子停在宽敞的地下停车场,守礼地未回头,目视前方询问。“嗯!”那是一栋管制相当严格的大厦,分层

2020-03-07

主人,主人,听说你们遇到好玩的事

主人,主人,听说你们遇到好玩的事,为什么不带我去,我也好想去见识见识,开点眼界。」好可惜,没跟上。「你睡着了。」莹白小手拍拍摇头晃脑的小脑袋瓜子。「你可以叫醒我呀!我不睡觉也行

2020-03-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