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,是微凉地,带着乍暖还寒的春意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8
  • 来源:玖玖热视频

  风,是微凉地,带着乍暖还寒的春意。

  一名梳着双丫髻的纤弱少女倚着打开的格子窗,眉心暗颦地望着渐渐隐没的圆亮,一抹鱼肚白悄然由东边升起。

  晨光照亮屋前的四行菜地,白白的豌豆花已结出黄绿色的小豆荚,黄花藤蔓下挂着巴掌大的青绿丝瓜,菘菜硕大,小小的野葱和青蒜漫生成丛,绿得讨喜。

  青竹围成的篱芭爬满可食用的嫩椒和扁豆,一株不知哪来的粉色蔷薇生长于其中,花与绿叶缀成一幅宁静祥和的田园乡居图画,美得恬静,叫人忘却世间烦忧。

  可是人岂能无虑无忧,那是神仙才做得到的,填饱肚子才是人们最重要的事,毕竟人不吃饭是会饿死的。

  而她蒲秀琳……不,是如今才十四岁的少女蒲恩静还不想死,纵使家徒四壁,一穷二白,她还是想活下去—

  听说,蒲家二女儿和人私相授受。

  听说,她和某人自小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有意缔结秦晋之缘,就等人家考上秀才再来提亲。

  听说这是板上钉钉的大喜事,两家互通有无已久,这门亲事不过是早晚的事。

  听说,听说……诸多的听说在卧龙镇上蔓延开来,镇民们口耳相传将之当茶余饭后的话题。

  事实上也相差无几,和“听说”出入不多。

  蒲恩静确实和顾家长子有着小小的暧昧情愫,时有书信往来,见了面便偷偷地对上几眼,蒲父是教书先生,曾教过顾云郎几年,小儿小女的常碰面,难免滋生一些情窦初开的情怀。

  蒲父还在世时,顾云郎允诺一旦中了秀才必请媒人上门,一报师恩,二不负美人情意。

  在这不到五百人的小镇中,蒲家姊妹都算是出落得水灵灵的美人胚子,肤白胜雪,眼若点漆,明亮的翦水秋眸好像会说话似的,齿如编贝,樱桃樊素口,不点而朱,红得秀色可餐。

  可惜人在人情在,人亡人情亡,蒲父一过世,原本来往密切的顾云郎便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,路上见到蒲家人还会刻意闪避或是绕路走,再也不提及两家以往密不可分的情分。

  忘恩负义莫过于此,顾云郎一中秀才便火速定了亲,可订亲的对象却是邻镇陈员外的闺女,最后才得知实情的蒲恩静深觉没了脸面,也丢失了名声,沦为众人的笑柄。

  在河边洗衣服的她越洗越难过,泪水越掉越凶,看着水中自己倒影的可怜相,两眼哭得浮肿又难看,不禁悲从中来,索性便往河里一跳,一死百了。

  而她如愿了,蒲恩静被乡亲捞起时已是了无气息,经过急救后,她的手动了一下,身体是活了,但内里已被换了,变成了来自二十一世纪、残而不废的刺绣名家蒲秀琳。

  “咦,那个丫头不是蒲家二丫头吗?”

  “啊!婶子的眼睛真尖,是蒲家的老二,她怎么有脸出来见人,臊都臊死人了……”

  “就是说嘛!人家顾秀才眼界可高了,哪会瞧上那样的小家小户,这不是自取其辱吗,硬要巴上人家秀才。”蒲二姑娘脸蛋是不错,颇有几分姿色,可是人要有自知之明,留点脸皮子,别去高攀不可及的高枝给自己难堪。

  那些冷言冷语的声音渐渐远离,蒲恩静丝毫未听进耳里,不管怎么说,她还活着,这就够了。

  活着,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一件事。

猜你喜欢

谁说的,青青帮妳去打他。二姊姊,青青最乖了是不是

谁说的,青青帮妳去打他。二姊姊,青青最乖了是不是,从不让娘亲伤心。”蒲青青很无邪的眨眨眼,将咬了一半的蛋饼吐出,塞入娘亲口里,咧着八颗小米牙,笑得好不开心。“是呀,青青最疼娘,

2020-03-07

风,是微凉地,带着乍暖还寒的春意。

风,是微凉地,带着乍暖还寒的春意。一名梳着双丫髻的纤弱少女倚着打开的格子窗,眉心暗颦地望着渐渐隐没的圆亮,一抹鱼肚白悄然由东边升起。晨光照亮屋前的四行菜地,白白的豌豆花已结出黄

2020-03-07

好呀,你喜欢就让给你,我们青青有一保险柜的钻戒

好呀,你喜欢就让给你,我们青青有一保险柜的钻戒、宝石项链什么的,不缺这一条,你慢慢挑,我们先走了。”一说完她拉著好友走人,不让她们再多说一句话。两人走后,周佳莉望著石宜青渐渐消

2020-03-07

季先生、季太太,到了。需要我帮你们把行李提上楼吗

季先生、季太太,到了。需要我帮你们把行李提上楼吗?”前头驾驶座的司机忽然出声,他将车子停在宽敞的地下停车场,守礼地未回头,目视前方询问。“嗯!”那是一栋管制相当严格的大厦,分层

2020-03-07

主人,主人,听说你们遇到好玩的事

主人,主人,听说你们遇到好玩的事,为什么不带我去,我也好想去见识见识,开点眼界。」好可惜,没跟上。「你睡着了。」莹白小手拍拍摇头晃脑的小脑袋瓜子。「你可以叫醒我呀!我不睡觉也行

2020-03-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