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说的,青青帮妳去打他。二姊姊,青青最乖了是不是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9
  • 来源:玖玖热视频

  谁说的,青青帮妳去打他。二姊姊,青青最乖了是不是,从不让娘亲伤心。”蒲青青很无邪的眨眨眼,将咬了一半的蛋饼吐出,塞入娘亲口里,咧着八颗小米牙,笑得好不开心。

  “是呀,青青最疼娘,谁敢对娘不好,咱们拳头一抡打人去。”蒲恩静笑着助威,心里却想着该如何改善家里伙食。

  无米无肉的,一家三个女的都需要补一补,毕竟没有营养的饮食哪来健康的身体,她得想想办法才行。

  她的视线落在绣花绷子上的半朵月季,若再加上几针使其更鲜明,宛如真花一般,是否能卖得高价?

  “打人,打人,青青帮忙。”肉肉的小手抡成拳,对空挥了几下,好似真把坏人打跑了。

  看着两个女儿没半点正经样的疯言疯语,董氏失笑,面露慈蔼。“妳这当姊姊的别带坏妹妹,还不洗洗手上桌吃饭了,吃成两只小肥猪,明年就可以别买肉了,从妳俩身上割。”

  根本不怕的小丫头咯咯笑倒在二姊姊怀里,手上还拿着炸酥的小鱼干,小指长度,酸酸甜甜的,有果子香气。

  那是蒲恩静为她准备的零嘴,穷人家也有穷人家的活法,吃不起昂贵的雪花糕就换个花样来吃,河里多得是免钱的鱼虾,扎几束干草往水草繁密处一扔,过个一、两日再把干草收回,往盆子里甩两下,不就落下半盆子的小鱼小虾了吗?运气好时还能捞到几只螃蟹和黄鳝呢。

  百年古寺慈云寺香火鼎盛,主殿供奉着观音大士,偏殿一隅是送子娘娘,香客络绎不绝,尤其是每逢初一、十五,往来的香客更是多不胜数,香烟徐徐,缭绕三尺。

  寺庙门口有棵长了树疙瘩的老杨树,树龄有好几百年了,树干粗得有几人环抱,树荫宽如伞,老杨树下摆了几个卖凉水和小吃的摊子,也有人几篓水果往地上一放便叫卖起来了。

  老树头的凹洞处有张竹编小榻,它既不是桌子也不是平铺在地,而是用两条细竹条编成的吊绳吊起,绳头各有个吊钩,一边一个在枝干钩牢,犹如吊床般的竹榻还放上几个竹篮子。

  引人注目的是竹篮子是穿上衣服的,裁得方方的四角方巾绣上了柳条和桃花缠着篮筐,叫人看出那是个篮子却瞧不见褪了色的竹子,提把上还用方巾扎出仿真的海棠花,风儿轻轻一吹,花瓣儿似乎跟着一动。

  “……那是在卖什么?看起来挺有趣的。”

  “好像是帕子,远远看去像朵花……”

  “要不要过去瞧瞧?”

  “这……街坊邻居的,去瞧上几眼也好。”

  说人闲话者到处都有,只要有人就一定有家长里短,几个来上香的妇人聚在一块,不三姑六婆一番实在心里难受呀!

  禁不起好奇心,再加上一发现好东西就两眼发亮,两名妇人迫不及待的赶上前,抢着卡个位置。

  “周婆婆瞅瞅,这喜雀登梅绣得可好,妳家喜妹快说亲了吧,买条帕子添妆。”蒲恩静笑得不卑不亢,眼神清澈得宛如山前湖水,映出满山的湖色山光。

  她说话慢,动作也慢,慢条斯理的拿起一方月牙白帕子,不是上等的布料,摸起来有些粗糙,但是帕面一摊开,半幅喜雀登梅绣在左上边,右下角是细腻的水纹,有种岁月静好的宁谧

猜你喜欢

谁说的,青青帮妳去打他。二姊姊,青青最乖了是不是

谁说的,青青帮妳去打他。二姊姊,青青最乖了是不是,从不让娘亲伤心。”蒲青青很无邪的眨眨眼,将咬了一半的蛋饼吐出,塞入娘亲口里,咧着八颗小米牙,笑得好不开心。“是呀,青青最疼娘,

2020-03-07

风,是微凉地,带着乍暖还寒的春意。

风,是微凉地,带着乍暖还寒的春意。一名梳着双丫髻的纤弱少女倚着打开的格子窗,眉心暗颦地望着渐渐隐没的圆亮,一抹鱼肚白悄然由东边升起。晨光照亮屋前的四行菜地,白白的豌豆花已结出黄

2020-03-07

好呀,你喜欢就让给你,我们青青有一保险柜的钻戒

好呀,你喜欢就让给你,我们青青有一保险柜的钻戒、宝石项链什么的,不缺这一条,你慢慢挑,我们先走了。”一说完她拉著好友走人,不让她们再多说一句话。两人走后,周佳莉望著石宜青渐渐消

2020-03-07

季先生、季太太,到了。需要我帮你们把行李提上楼吗

季先生、季太太,到了。需要我帮你们把行李提上楼吗?”前头驾驶座的司机忽然出声,他将车子停在宽敞的地下停车场,守礼地未回头,目视前方询问。“嗯!”那是一栋管制相当严格的大厦,分层

2020-03-07

主人,主人,听说你们遇到好玩的事

主人,主人,听说你们遇到好玩的事,为什么不带我去,我也好想去见识见识,开点眼界。」好可惜,没跟上。「你睡着了。」莹白小手拍拍摇头晃脑的小脑袋瓜子。「你可以叫醒我呀!我不睡觉也行

2020-03-07